从特朗普到拜登,“竞赢”中国如何演变为“系统工程”

来源:中国日报
2022-11-24 20:16 
分享
分享到
分享到微信

导读

拜登政府延续了前任特朗普的对华竞争基本逻辑,同时表现出一些新的特点,如对华认知更加负面,更重视科技竞争,更强调意识形态手段,竞争更加体系化。尽管拜登宣称不和中国打冷战,但冷战思维在其“竞赢”战略中清晰可见。与美苏冷战时代不同,中美相互依存度更高,在许多重大问题上应进行合作。相互尊重、和平共处、合作共赢才是两国正确的相处之道。

作者:倪峰
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

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。一方面,和平发展、合作共赢的历史潮流不可阻挡,是人心所向、大势所趋,这决定了人类前途终归光明。另一方面,恃强凌弱、巧取豪夺、零和博弈等霸权、霸道、霸凌行径危害深重,和平赤字、发展赤字、安全赤字、治理赤字加重,人类社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。世界又一次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,何去何从取决于各国人民的抉择。

很大程度上,中美关系是牵动百年大变局走向的核心因素之一。自特朗普上台以来,美国对华政策发生了自1972年尼克松访华以来最广泛、最深刻的变化。在基本定位上,美国视中国为首要战略竞争对手、“修正主义国家”,判定自尼克松以来历届美国政府奉行的以接触为主的对华政策“失败了”,开始搞所谓“强制外交”“极限施压”,中美之间的长期稳定局面受到极大破坏,协调合作基调减弱,矛盾面和冲突面不断凸显。

经历了2020年大选,美国政府实现了政党轮替。拜登政府的行事方式与特朗普政府有所区别,两国政府间的正常交往逐步恢复,人文交流也出现解封迹象,在一些重要全球性挑战和地区热点问题上,美方也不排斥与中国合作。但是,通过其上台以来的表现来看,拜登政府延续了对华竞争的基本逻辑,同时表现出一些新的特点。

图片来源:中国日报

一是对华认知更具严峻性。拜登上台之初就将中国视为美国“最严峻的竞争对手”,2021年3月拜登政府公布的《国家安全战略临时指南》称,“中国是唯一可能将其经济、外交、军事和技术力量相结合,以对稳定和开放的国际体系提出持续挑战的竞争对手”。今年10月12日,拜登政府发布了最新版《国家安全战略》,该报告聚焦“大国竞争”尤其突出所谓“中国挑战”,认为俄罗斯的挑战更直接、更严重,但中国是唯一既有实力又有意图来重塑国际秩序的国家,是美国的头号地缘政治对手。

二是更加重视科技竞争。拜登政府自上台以来,将对华科技竞争上升到国家安全层面,推动“小院高墙”的对华科技竞争战略,在最新的《国家安全战略》中提出了更细化的竞争举措,意图通过强化规则、协同盟友和吸纳人才等方式维系自身的科技领先地位,同时防止中国获取或开发不利于美国及其盟友的技术。美国还伙同盟友打造基于意识形态的排华科技联盟,在全球范围内塑造“技术民主国家”和“技术威权国家”的二元对立,加快建立各类新兴技术规则,意图打造中美两个彼此平行的科研技术体系。

三是更加强调意识形态手段。在美国国内政治乱局不断深化的背景下,拜登政府倾向于以“由内而外”的方式看待中国问题,更加重视中国给美国带来的意识形态“威胁”,在处理中美关系方面加大渲染“民主对抗专制”的论调。拜登称,中国认为“美国民主赢不了21世纪”,美国现在要做的,就是证明民主是有效的,能够产生实实在在的成果。为此,美国大搞对华意识形态施压,显著提升人权和民主价值观议题在对华政策中的重要性,在涉疆、涉港等问题上对中国进行抹黑,举办“民主峰会”,“外交抵制”冬奥会,企图通过强化所谓自由民主的“道义权威”赢得对华竞争优势。

图片来源:中国日报

四是对华战略竞争的体系化特征加强。首先是更加重视以立法规范助推对华竞争。拜登政府全面继承前任的对华竞争战略框架,但相对于特朗普政府,拜登政府更加注重以立法展开对华战略竞争。拜登就任后不久,行政当局与国会密切配合,试图以一部全面系统的法案统领对华战略竞争,使对华战略竞争各领域的政策有法可依,促进对华政策法制化、制度化。

其次,拜登政府上台后更加重视盟友体系的“倍增器”作用。美国强化美日印澳“四方安全对话”在推进“印太战略”中的支柱作用,推动北约、欧盟加大对印太事务的介入,组建AUKUS,推动“价值观同盟”,搞“T12科技联盟”防止核心技术从“第三方”转移至中国,以“重返更好世界倡议” (B3W)、“印太经济框架” (IPEF)、“全球基建和投资伙伴项目” (PGII) 对冲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等。

总之,相比特朗普大搞单边主义、好勇斗狠、不按常理出牌,拜登政府对华战略更像是一个系统工程。简言之,就是要在占据道德制高点、掌控国际话语权的优势氛围下,建立一个以美国为首的联盟体系,在政治上妖魔化中国,军事上压制中国,经济上狙击中国,从而达到“竞赢”中国的战略目的。

图片来源:中国日报

尽管拜登团队宣称只与中国竞争,不和中国打冷战,但冷战思维在这个“竞赢”的战略设计中清晰可见。然而,中美“竞争”毕竟不是美苏冷战的重复。其最根本区别在于:美苏之间的冷战是在意识形态势不两立、军备竞赛剑拔弩张、结盟为牢相互对抗、经济发展互不往来的两个互相对立的阵营之间展开的,这使得美苏之间的“零和游戏”成为必然。而由美国挑起的中美“竞争”则是在中国不搞意识形态输出、不搞军备竞赛、不结盟不对抗、经济互相依赖并趋向一体化的同一个世界里展开的,这使得中美之间可以也应该避免“零和游戏”。事实上,拜登也认识到中美应该在疫情防控、环保、核扩散、金融稳定等一些重大问题上进行合作,因为这符合美国及其盟国利益。毕竟,“竞争”中的中美都生活在同一个与之紧密相连的世界里。

中美关系攸关世界前途命运,能否处理好彼此关系,是两国必须回答好的世纪之问。如果说过去50年国际关系中一个最重要的事件是中美关系恢复和发展,造福了两国和世界,那么未来50年国际关系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中美必须找到正确的相处之道。

中国从来不信所谓的“修昔底德陷阱”,反对“国强必霸”逻辑和零和博弈思维。美国从战略竞争的视角看待和定义中美关系,把中国视为最主要对手和最严峻的长期挑战,是对中美关系的误判和对中国发展的误读,会对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产生误导。中美之间肯定会有竞争,但不应是恶性竞争。两国可以公平竞争,比一比谁能把国家治理得更好,谁能为世界作出更多贡献。总结中美关系发展经验和教训,新时期中美相处应该坚持三点原则,那就是相互尊重、和平共处、合作共赢。

图片来源:中国日报


本文原标题为 "Cardinal test of the times"
责编 | 宋平 刘夏
编辑 | 张钊

【责任编辑:董静】

为你推荐

换一批
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: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日报网:XXX(署名)”,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,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、使用,违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请与010-84883777联系;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日报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体如需转载,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,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。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版权属中国日报网(中报国际文化传媒(北京)有限公司)独家所有使用。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,禁止转载使用。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:[email protected]
中文 | English